开发笔记 3

CCY 于2019.2.3

完全没有按照原先定制的计划来,不过原先的计划至少成为了一种参考。

当前的开发进度推进到了2面,对于二面人物的塑造,云绝常常会和我说,不要太过火,毕竟只是个二面而已。不过是这样吗?从两个角度看,东方的官作当中,并没有出现因为面数的原因,导致人物关注度不对称的情况。而另一个角度,丰满的二面人物,其与最终面以及整个异变的关联度,也是值得进行大书特书的。

整个二面的剧情发生地点是在人类村落。人类村落究竟有多么重要呢?想必对东方有一定了解的人会非常清楚,人类村落就是支撑幻想乡的最大一根基柱。如何体现出一次异变究竟有多么严重呢?答案便是异变如何影响到了人类村落。对于人类村落的影响并不仅仅只会局限于,给人们造成了多么巨大的混乱或者是伤害。其最重要的一点是,给幻想乡的这一根基柱造成了什么影响。有句话说的好,乱世出英雄。只有在乱世期间,历史才能被最大程度的推进,当人类村落陷入混乱之时,无论是村里还是村外、人类还是妖怪,必然会产生一场极为精彩的演出。就在这样的时期却出现了一个从根本上可以动摇幻想乡的普通人类。这样的剧情怎么能说不精彩呢?

为了维持幻想乡的存在,最为重要的是什么?就是平衡。平衡造就了幻想乡,规则造就了平衡。曾经有名为易者的人,想要打破规则,最终的结局是被灵梦所解决,而这次却在如此紧要的关头出现了不会恐惧的人类。没有了妖怪恐惧的束缚,想必很快就会跳跃出幻想乡中人类的思维,成为第二个易者一样的人罢。到时规则的执行者灵梦与她的故事,确实有着大书特书的必要呢。

如此可见,时松弥庭的设计,从剧情上确实受到了铃奈庵的影响。当时的我在翻看山海经时,一眼便看到了猼訑这一存在,随即联想到了zun做说妖怪存在的意义便是人类的恐惧,这的确是上好的素材啊!随后联系到了铃奈庵的剧情以及儚月抄的剧情,整套二面的设定与剧情便慢慢清晰了起来。

不过在二面的服装设计上,原本所想,既然是与山海经有关的妖怪,自然要带一些中国风的要素。不过我对于汉服的了解远远不足,稍作了解之后,便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让画师画了立绘。为了迎合东方的风格,就必须在正宗的样式上进行魔改,况且设定中的角色是幻想乡中人类村落的角色,并不是中国人而是日本人,因此恐于遭到迫害,就只能解释为这身衣服是这角色根据自己的印象做出来的,与所谓汉服并无直接联系。

不得不说,二面是如此有意思啊,就连我自己也是这么觉着的。


云绝万里 于2019.2.25

原先的计划基本上凉凉,当时排计划时只考虑了“制作每个关卡的内容”,而没有考虑太多其他部分,例如不能使用原作素材(也就是需要重置所有素材),标题画面需要另外制作,多语言,音效如何制作,shader等。于是乎,一个寒假的时间基本上都用来高清重置,stg系统的实装(还没有加上调整),以及第一个机体的制作。

大家也在这过程中不断在进步,对做游戏的认识不断变得全面,这是好的。(

据我了解,STG这类游戏本身并不火,甚至可以说,这个游戏类型已经凉的差不多了。我个人是希望我们现在做的游戏能够吸引更多的新玩家的加入的,因此在游戏系统的设计上更偏向于“系统适应玩家”而不是“玩家适应系统”,系统会根据玩家的行为调整奖惩机制,对于低端玩家来说通关会更容易些,而对于高端玩家来讲,只要打LNNN就能拿到比较高的分数。CCY在一开始提供了主要思路:“打stg有混关和底力两条路线,两套路线都会有各自的好处和坏处”,由我将其具体地设计出来。目前是如此。当然因为stg阅历以及实力的原因,有许多东西不是光靠热情和一点时间就能做好的,除了找人多测试,多获取反馈,堆时间也就没什么更好的方法了。

游戏的画面和声音分别可以从视觉和听觉上直接影响玩家的判断,因此我设计UI时更倾向于让玩家靠直觉了解STG系统的运作模式,而不是一段一段令人头疼的文字。例如指针偏向梦境侧时捎带将收点线拉下的行为、指针绝对值越高界面越明亮等等。

可以说,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让界面很“东方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