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笔记 5 心路

云绝万里 于2019.8.14

用一个词来形容发布前的这一周,那就是绝望。

在元气骑士之家选神秘信号之后会进入凉屋游戏的招募广告房间,里面有个猫plus,告诉我每当其他人在版本上线之前做不完内容急的哭鼻子的时候都是她帮忙做完的。我且没当回事。

今天轮到我了。

我看着todo列表里堆得高高的已完成项和未完成项,脑袋像是有岩浆在沸腾。后天布展,大后天参展,接着发布体验版。但是我所面对的是尚未完成的主菜单,尚未完成的梦B机体,以及游戏流畅程度的优化,完全没动的资源管理等等等等…… 没有做过游戏就永远不知道一个人的那点精力在制作一个完整的游戏的时候能有多大用处,尤其是没人能帮忙的时候。

我们组有5个人。

我,云绝万里,会板绘,游戏美工,程序,能当文案,勉强能搓点音效。是这个游戏的画师和游戏美工,副程序,副编剧。

ccy,负责游戏绝大部分的剧情框架和文本内容

神知,主程序,但是很无奈地只能抽工作之余的时间来做

Pidove,曲师,人不如其名——真的不鸽,曲子好听

永远君,从零开始的道中制作者,经常失联,沉默寡言。

暑假开始感觉时间不够用,于是找了好几个人,试图把一些工作从我们这边分出去,但是事与愿违——最后它们大部分回到了我手里,而我已经满负荷了。

我把鼠标移到其中一个未完成项上,目光聚焦在上面——“压缩和分解对话立绘”。因为之前画的稿子清晰度太高,所以必须要进行压缩,并把表情部分单独分离出来,如此一来,游戏体积可以大大减少,资源的加载也耗时更少。但是我必须要把现有的多达76张立绘全部这么处理一遍。我看了眼时间,十二点,然后大脑停止了思考。接下来我还得更新诸如开卡动画里的素材,将僵硬的主菜单改的流畅点,关卡资源管理,排除bug,最后加密,发布体验版。这些工作我必须要在明天晚上之前全部做完。我组成员里,只有神知能,而且只能提供有限的帮助。十二点,好像还没吃饭?不过先把脑袋弄清醒点再说,得赶紧干活……

房间外忽然传来开门声。我把眼睛从屏幕上挪开,站起来,眼前不由得一阵晕眩。老爸进门,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我桌子上——我是特别喜欢吃的一家汤面。

我一时有些惊讶,但老爸转身便走,没有多说什么话,只是说看我太累,叫我降低期望什么的。

没等我把反驳的话说完,老爸已经关上门,留下一连串急促的下楼声。

我愣了下,忽然想起来之前老妈打电话说老爸要从厂里开车回来送饭给我。

看了下那个装着面的盒子,热气早就模糊了盒盖,但我看到了里面那个大排。我每次去那里吃面都不会加大排,吃起来麻烦,而且贵。

我闭上眼睛,脑袋里不由得浮现出老爸开着小货车回厂里的画面,再睁开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就为了这非得来回一趟给你的笨蛋儿子送面!我还不知道这游戏能不能在参展之前做完呢!做不完肯定会被大肆差评,梦无垠不就直接凉了吗!

凉了就全完了……期待了那么久……投入了那么多精力……

我把自己卷进被子里,遵从理性让积累了许久的负面情绪完全爆发出来,我知道该发泄的时候要发泄,这样接下来不会因为过压而降低效率。

于是我忽然想到上面的猫plus,这个猫plus应该不是人,就是凉屋自己,就算着急到哭鼻子也要坚持下去把内容做完。

我开始反思是什么导致制作进度如此缓慢,是我太慢?不,我一直在全速。是组里的人不够多?不,交流的时间成本也不小,尤其是遇上自我意识过强的……最终轮到“那个”原因——条件不允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